女被啪到深处gif动态图 男生女生做的污事

男人嘛!

特别是在酒桌之上的男人,几杯猫尿下肚之后,聊天的话题是越来越放得开了。

而且老黄还是在大医院当过医生的,那可是东怀乡的名人了。

年轻的时候老黄不仅医术好,而且人长得又帅,可以说十里八乡漂亮的女人他都勾搭过。

“行!”老黄看见大家都一副期待的表情,顿时忍不住喝了一口冰镇啤酒,一脸得意起来。

“也只有你这种憨货,什么女人扔给你,你都区分不出好坏来,女人的好坏,可以分为上中下三品。”老黄说起女人,立马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让大家都忍不住心痒难耐起来。

“这下品的女人你们都见识过了,我就来说说最上品的,这上品的女人不仅要身材苗条,而且肌肤雪嫩,就好像白嫩嫩刚出锅的白馒头,摸起来娇嫩舒坦,吃下去更是让人流恋。”

 

那,那些书上说的那些十大名器难不成还是真的?”一个明显经常浏览特殊网站的村民忍不住嘿嘿一笑,趁着酒劲道。

留在家里的村民们,都是因为各种各样原因留在家里。

可留在村里这并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懂,特别是现在电脑电视的普及,大家伙懂的一些道道可比以前丰富了许多。

所以老黄对于他问出这种问题,是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作为一个资深医疗工作者,老黄却嗤之以鼻道:“什么十大名器啊,都是唬人的玩意,从医学角度上来说,只不过是因为女人那里脂肪以及各方面的不同,所以造成那种感觉不同而已。”

老黄说到这,突然嘿嘿一笑低声道:“其实当年我也遇到过这种女人,那真是万年里挑一的极品啊,那天晚上我反反复复弄了不知道多少次,反正第二天咱们两个没一个起得来的。”

“哇,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有这么厉害?”众人听见老黄绘声绘色的描述,顿时都忍不住哄笑起来,一脸羡慕望着他。

正当大家还想问下去的时候,远远的就听见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张翠芬喊道:“黄叔,饭菜都齐了,大家快吃饭吧!”

被她这么一喊,大家顿时回过神来,这还是在别人家里呢,而且还有女人和小孩,说这些事好像有些不合适了!

“好勒!”老黄被张翠芬这么一喊,顿时酒也醒了一大半,赶忙跑到厨房,帮助张翠芬端菜上饭。

准备妥当之后,大家一起开吃起来。

望着一桌子的菜,老黄正准备招呼大家下筷子,却不见张翠芬的身影。

“翠芬啊,一起来吃吧!”老黄奇怪,连忙跑到厨房查看,却看到她和一位七八岁的孩童正躲在厨房里,就着剩下来的汤水就吃了起来。

这稚嫩的孩童碗里白饭上放了几片卤肉外,还有一只鸡腿。

而张翠芬的碗里索性什么菜都没有,红红的辣椒油让老黄鼻子一阵酸楚,因为他仿佛看见年小时候,为了照顾长身体的自己,却一直辣椒水泡饭的母亲。

小时候大家都穷,虽然老黄的父亲是一名赤脚医生,可是生活一样过得很不好。

后来好不容易生活好一些之后,他母亲却因为劳累过度染上重病不幸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老黄长大之后,喜欢泡在女人堆里的缘故,缺乏母爱的他,总想着在其他女人身上找回来。

“这……让老黄叔您见笑了。”张翠芬也没有想到老黄会突然冲进厨房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来,一起吃!”老黄也不等张翠芬有什么反应,抱起张翠芬的孩子,然后抓起她的手拉到餐桌上坐下道:“这些饭菜都是你辛苦做出来的,这又是在你家,要是你这个主人不坐下来吃,我们这些做客哪还敢动筷子啊!”

老黄说完,不停往张翠芬碗里夹着菜,还把另外一只鸡腿也放在她儿子的碗里。

一旁的孔大胆等人,也没想到张翠芬居然会躲在厨房里吃,反倒是他们这些客人在桌子上好吃好喝的,这让他们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

“老黄叔,够了……够了。”张翠芬望着碗里都快堆不下菜,顿时忍不住连忙阻止他道。

“行了,吃饭吧!”望着张翠芬碗里都快装不下的模样,已经微醉的老黄一脸满意,招呼其他人一起吃。

大家根本没有发现,低着头吃着饭张翠芬眼眶中已经蓄满了泪水。

自从她男人走了之后,还没那个男人像老黄今天这样,事事都为她着想,而且打量她的目光也跟其他人的有色眼光不一样,反而是平平淡淡好像自己就是他的家人一样。

因为是寡妇的缘故,所以村里的人有意无意的都会对她有不一样的看法,甚至有时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也是对她的伤害。

所以老黄刚才做的事虽然在其他人看来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可对张翠芬来说,却好像一股温暖的清泉划过心间,滋润着她受伤的心灵。

虽然他比自己大二十多岁,可是这种略显大男子主意的关怀却是自己最需要的,而在心里,张翠芬也将老黄当成了一个可以信任的好人。

当然,这时已经喝醉的老黄自然会没有想到,自己无意的举动,会打动一个女人的芳心。

而且因为担心老黄的婚事,孔大胆趁着酒劲让酒桌上的村民都给他物色老婆。

孔大胆和老黄可是从小一起长大,是十分玩得好兄弟,看着好兄弟这孤零零的一个人,他心里也着实不是滋味。

而且这村子里只有老黄这一个医生,这无牵无挂的要是突然走了,那可怎么办啊!

而在他看来,让老黄在这再成个家,把心安定下来,只要他在这有了牵绊,就不会轻易做出离开的决定的。

众人听见孔大胆的话,纷纷拍着胸口朝孔大胆保证起来,说村长您放心,就是拼了老命也要给老黄叔找一个合适的老婆,不然都对不起今天这一顿饭!

而老黄趁着酒劲也拍着桌子,谁要是能给他找到一个贤惠漂亮的老婆,他愿意出五万彩礼钱,而且还要另外包个大红包给这个做媒的人。

虽然大家都喝的荤七八素的,可是还是被老黄这般大的手笔吓着了。

要知道乡亲们辛辛苦苦干一年,刨去各种消费人情钱,一年下来也不一定能存下来一两万块钱。

这还不算要是突然有人生病该花的钱。

这年头要是生一场重病的话,不仅一年辛苦就会白费,甚至还要贴钱进去。

现在老黄一开口就是五万块,自然把在场的几个人都给吓着了。

“老,老黄你这不是开玩笑吧!”孔大胆虽然醉意不小,可还是被老黄的话给吓着了,嘴里结结巴巴开口问道。

“当然了,你什么时候见过老子说话不算数的?”老黄打着酒嗝,醉意飘然摇晃着脑袋道:“我这些年在城里也攒了些钱的,我儿子那里已经不用我操心了,光我自己花的这些钱也绰绰有余了。”

一旁的张翠芬听见这话,脸上也是一愣,扒饭的筷子也停在了嘴边,老黄叔原来这么有钱吗?

而反观老黄说完这话后,根本不顾其他人的惊讶,终于抗不住醉意袭来,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家伙,这么多年酒量还是半吊子啊!”孔大胆听完老黄的解释,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老黄却醉倒了。

“行了,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都散了吧,各回各家!”孔大胆看了一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老黄,然后朝酒桌上其他村民道。

“知道了村长!”酒饱饭足的乡民们听见这话,摇摇晃晃从座位上站起来,结伴而行。

”你们说,黄叔刚才说的那话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黄叔是在大医院里打过的人,不说工资高了,这退休之后肯定还拿了一大笔退休金,这点钱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要我说还是他眼光太高了,寻常的女人根本看不上啊!”

结伴离去的村民们,虽然醉意朦胧,可是对于老黄许诺的五万彩礼钱,却是心动不已。

这要是能拿下可是一大笔钱啊!
 

“唉,你说我们要是给老黄叔找到个媳妇,那他真能给五万块彩礼?”

“那还有假,而且你没听他说另外还有感谢费吗,人家不差钱?”一名村民嘴里冷哼道。

“既然这样,那我得好好合计合计了!”另外一名村民想到这,下定决心答应起来。

另一边,孔大胆望着趴在桌上喝醉的老黄道:“翠芬啊!老黄都醉成这样子了估计也回不去了,我看啊就让老黄今天晚上睡你们家吧!”

在孔大胆看来,王赵氏到现在都处于昏迷当中,老黄虽然现在已经喝醉了,可要是有什么问题,他还是能起来及时处理。

再说孔大胆自己现在也喝得迷迷糊糊的,根本无法把老黄带回他的家里呢!

“村长,老黄叔留下来当然可以,可是我就怕别人说闲话啊!”张翠芬也知道孔大胆说的这些话,都是情有可原的。

可人言可畏,她还是一脸为难望着孔大胆。

 文学

“你就放心好了,村里谁要是敢乱嚼舌根,老子扒了他的皮。”孔大胆眼睛一瞪,摆手说道。

“行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给收拾一下,把老黄搀扶进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睡觉了。”

孔大胆说完,就这么当甩手掌柜走了。

张翠芬一脸为难望着趴在餐桌上昏睡过去的老黄,然后让儿子王桂看着老黄,自己去客房收拾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张翠芬收拾完客房之后,过来搀扶老黄进客房休息。

谁知道到张翠芬刚把老黄凳子上搀扶起来,站好之后。

老黄的大手突然按住张翠芬胸前。

老黄的突然袭击,让张翠芬身体突然一阵颤动,面上娇羞不已。

她还以为老黄是装醉的想要调戏自己,结果脸红的她转过头朝老黄看去的时候,却见老黄迷迷糊糊,正闭着眼睛嘴里说着胡话:“这是啥啊,这也太软乎了吧,摸起来真是太舒服了。”

“黄……黄叔?”被老黄在自己胸前揉捏,张翠芬脸颊潮红,娇喘不已。

老黄是从她丈夫去世之后,第一个这么近距离接触她身子的男人。

平日因为生活的重担压在身上,张翠芬根本没有精力去想这些男女之事。

可老黄喝醉之后无意的冒犯,却是让张翠芬心里的火焰,突然腾升起来,怎么浇都浇不灭。

“嘿嘿,正软乎,这是包子吧,我要吃包子!”对于张翠芬的喊声,真的喝醉了的老黄怎么可能作出反应,只是嘟噜着嘴,喃喃自语起来。

他说完之后,手上揉捏的力量忍不住加大几分,顿时让张翠芬忍不住皱起眉头,脸上痛苦与享受交织在一起。

幸好这种感受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张翠芬都还未体验完全之后,胸口泛起的酥麻,就让她身体突然变得滚烫,两脚发软。

要不是现在夜色已经落下,而且又是在自家屋里头,她这副发春似的样子,早就被人看见,成为大家的笑柄了。

绕是如此,从院子到客房短短几分钟距离,愣是让张翠芬觉得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当张翠芬气喘吁吁,脸颊潮红的把老黄搀扶到客房床上之后,张翠芬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好大!”恍惚间,张翠芬眼神扫过躺在床上的老黄被撑起来的裤子,忍不住心生渴望,鬼使神差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

“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这要是让别人知道,那还不得说我下贱了!”张翠芬想起刚才脑海里突然一闪而过的胡思乱想,顿时忍不住心里躁动不安起来。

等平复心情之后,张翠芬才把老黄放在床上睡好,然后给他盖上被子,再出客房收拾碗筷去了。

不过,她人虽然离开了。

可是刚才老黄大手揉捏自己胸前的奇妙感觉,以及他裤头隆起的画面,还在张翠芬的脑海里盘旋,久久不能消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老黄昏昏沉沉从宿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本来老黄是不想起来,只是尿意憋的他难受的很,让他不得不起来放水。

“我去,这开关呢?”老黄在房间里摸索了半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电灯开关,他只好摸索着走出屋子。

透过夜色,老黄顿时明白过来,孔大胆那家伙居然把他留在了王家,刚才自己所在的房间,应该是王家所在的客房。

幸好今天晚上的月亮还算明亮,老黄乘月色在王家院子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厕所,放完憋着了几个小时的尿。

然后摸索着准备回自己屋子,继续去睡觉。

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老黄被王家主屋一间还亮着电灯的房间,给吸引停住了脚步。

最主要的是,老黄恍惚间,好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滴答滴答的落水声。

“难道翠芬这么晚了还在房间里洗澡?”老黄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

隐约间,他好像看见,张翠芬用浴巾擦拭着雪白的娇嫩肌肤。

脑海里浮现这个充满诱惑的画面之后,老黄顿时觉得身体一阵火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

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老黄的双腿下意识朝亮着灯光房间走去。

老黄小心翼翼来到这个房间门口之后,侧耳倾听房间里的情况,结果却除水声外,还有张翠芬哀怨的叹息声。

老黄在门上仔细观察了半天,终于在房门的角落处,找到一个眼睛大小的孔,然后小心翼翼朝里面望去。

只见一间环境布置简单的房间中间位置,放着一个很大浴桶,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透着从小孔上面传来的光亮,老黄看清楚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看见了张翠芬那双正在进进出出的小手。

本来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张翠芬也不会这么急切,可是晚上时候被老黄的大手在她胸前一阵揉搓之后,张翠芬的体内被压抑了很多年的渴望,彻底被激活起来。

忍不住就起了心思,幻想着老黄的规模,安慰起了自己来……

 

“我去,这么香艳的画面,居然被我给我遇见了,真是过瘾啊!”老黄做梦都没有想到,夜宿张翠芬家居然会让自己遇见如此火辣辣画面,真是人生处处充满着惊喜啊!

想到这里,老黄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房间的美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迷人的画面。

“黄,黄叔,给我……我要。”随着房间里张翠芬脸上神情越来越妩媚,手上的力度愈来愈大,她嘴里无意中蹦出来的话语,让老黄顿时大喜过望。

张翠芬的自我安慰对象,居然是自己,这真是太意外了,那就表明张翠芬对自己是有好感的。

年轻的时候风流倜傥,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老黄早就得出一个经验,只要某个女人对你产生了好感,那之后的一切都好说了,就连滚床单也不是问题。

到时候只要乘胜追击,进一步瓦解她的心防,那么自己就能得偿所愿,品尝她所有的一切,到那时候予取予求,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虽然这经验看起来有点扯,可是这的确是老黄这么多年来的经验之谈,特别是在这么多年的亲自实践下,这一条简直是无往而不利!

不知不觉中,房间里张翠芬突然呼吸变得急促,整个身体潮红一片,然后随着身体一阵颤抖和震动,张翠芬闭着眼睛享受着此时愉快的感觉。

而眼前这一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热血沸腾的一幕,让屋外的老黄看得血脉贲张,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把张翠芬压倒在浴桶边上,让她扶在那然后上去一顿输出。

不过残存的理智让老黄还是忍住了,现在还不到时候,这时候要是冲进去的话,那必然是得不偿失的!

“羞死人了!”坐在浴桶之中,张翠芬摸着滚烫的脸颊,想起刚才激情火辣的一幕,顿时脸色娇羞不已。

女人面对这种事情,都是当时舒服,事后却后悔不已。

“咣当!”正在她心里后悔不已的时候,就听见屋子外面传来响动声。

隐约间,张翠芬好像看见外面有人影的存在。

“谁,谁在哪里?”张翠芬看到这,顿时潮红的面容上一脸吃惊,赶忙从浴桶里站起来,裹上一张毯子,抓起房间里的木棍打开门就朝外面冲去。

可是当她冲到门外之后,却见周围寂静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

“难道,是我眼花了?”张翠芬看到这,手里握着木棍的右手忍不住松开,一脸疑惑起来道。

这时候,一直花色猫咪从柴堆角落里缓缓走出来,冲着张翠芬喵喵叫。

“原来是一只猫咪呀!”张翠芬看到这,顿时面上忍不住苦笑起来。

想来也是,现在她家除了老黄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男人,院门已经被她锁住,老黄也已经喝醉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想到这,张翠芬摇头转身恢复回屋子休息去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老黄躲在一堆稻草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刚才因为他看的太过入神,一不下心头撞到门,结果引来张翠芬的查看。

“不过,这张翠芬一身肌肤可真白净啊,就是不知道摸起来触感如何。”虽然刚才情况看上去惊险万分,可这其中的刺激,却还是让老黄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当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摸都摸过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老黄也累了。

等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张翠芬蹲着一盆热水走进客房,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望着睡着老黄。

“黄叔,起床了啊!”

“嗯!”已经起床,穿好衣服的老黄有些心虚不敢看张翠芬的脸,眼睛望向别处,嘴里开口问道:“翠芬啊,你婆婆醒过来了吗?”

“她已经醒来了,而且她刚才已经吃了一碗小米粥,正躺在床上休息呢!”张翠芬蹲在下身体,给老黄拧着毛巾,然后站起来递给老黄道。

“醒过来就好了。”老黄接过她手上的毛巾,面上正经的点头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种情况恐怕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啊!”

老黄洗完脸之后,把毛巾递给张翠芬道;“只是可怜你这个做儿媳妇的,恐怕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没事!”张翠芬听到老黄关心的话,顿时一脸洒脱道:“我都已经习惯了,再说家里男人都不在了,就剩下我们娘俩还有小桂相依为命,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

“唉,你婆婆有这样一个儿媳妇真是天大的福分,要是我也能找个你这样的……”对她的贤惠深有感受的老黄嘴里忍不住口没遮拦道。

好在他说到一半也知道这话不合适了,但只这样也让张翠芬闹了一个大花脸,握着毛巾的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主要是的她心里也有些心虚慌乱,毕竟昨天晚上。

她可是把老黄当成自我安慰的对象,在幻想中和他做了一些羞羞的事。

“哎呀,不好意思,黄叔我一时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老黄望着张翠芬一脸害羞的模样,赶紧开口道歉起来。

“黄叔,没事的。”看见老黄神情一脸慌张的表情,张翠芬突然觉得一阵好笑,解释起来道:“我知道黄叔只是一时嘴快而已,没事的。”

张翠芬嘴里说着没事,可老黄还是从她那通红的脖子知道,这时候的张翠芬不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平静。

只见她说完这话之后,端着老黄的洗脸水,快速离开了客房,就好像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会吃人一般。

望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柳腰,还有丰满的翘臀,老黄使劲的咽着口水,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

他刚才那么说,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张翠芬对他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她对老黄心里充满着好感,而且好感度还很强烈,要不然她不会如此害羞,急忙的逃出客房了。

老黄想到这,顿时脸上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只要再多来几回,这张翠芬就是自己嘴边的肉了,到时候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老黄还是决定在观察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老黄从客房走出来,朝王赵氏所在的主屋走去,要想把张翠芬弄到床上,他还要和王家人打好关系。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像那个村民说的那样,关起灯来谁都一样,那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老黄家传秘制的金疮药粉效果当然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赵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子,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赵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老黄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事,没事了……”看见老黄出现,王赵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有仁你帮忙的话,婶子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坐在这跟你说话,你就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赵氏说完,就想起来给老黄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她按住。

“婶子,别,使不得啊,救您是我应该做的,都说医者父母心,碰上这种情况,我们做医生的当然不会见死不救!”

这时候,一旁的张翠芬也赶紧过来劝说王赵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赵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老黄打量了一下这家徒四壁的王家,心里头想了一会之后,朝王赵氏道:“婶子,我那诊所你也知道,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我看不如让翠芬去我诊所帮忙,我一个月给她开三千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去诊所帮忙?”王赵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老黄道:“有仁啊,你没有开玩笑吧,你那个小诊所不用招人吧!”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北极光资讯网--最有料资讯平台 » 女被啪到深处gif动态图 男生女生做的污事

赞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