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夫妇换交换完整版小说 喜欢让人㖭我下面给你吃

楚淩翌一听,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是在影射本王惧内?”

难道不是?苏倾胭递给他一记质疑的眼神:“我若再不离开,迟早死在你府中。”

闻言,楚淩翌停下不会,回头凝视着喋喋不休的女人,沉默片刻,神情凝重的许诺道:“我会处理的。”

“是吗?”苏倾胭一点也不信他的许诺,低着头望着自己的鞋尖,不再言语。

“你……”楚淩翌到嘴边的话,瞅着她情绪低落的模样,吞没下去。

他走到凳子上坐下,将身旁的女人拽下,坐于他的腿上,方才询问:“外面的侍卫怎么回事?”

一抹皎洁的眸光从苏倾胭的眼角悄然逝去:“兴许是睡着了!”

楚淩翌闻言,鹰眸暗沉:“你若再信口雌黄,本王当真了结你的性命。”

“明知道我不会跟你说实话,你何不等他们醒了问个清楚!”苏倾胭香肩一耸,姣好的面孔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楚淩翌拿她没辙,让她几天下不了床的体力却多的是。

他低下头吻上她细白的脖颈,宽大的手掌解下她的衣裳,抱着她前往床榻,身后的地上落了一地衣物。

——

卫阎冥醒来,发现酒店四周空无一人,他顿生警惕。

昏迷前,他似是看见了苏倾胭!

是幻想还是真实?

他伸手拍着额头,眉头紧锁,苦苦回忆。

此时,穆怀已醒,他走至卫阎冥身侧,见愁思难解,沉默片刻,出声道:“主子,是竹叶青和杜鹃花儿的味儿。”

 文学

经他提醒,卫阎冥犹如醍醐灌顶,丹凤眼眸中瞳孔一缩:“花无翎!”

花无翎若是来过,那么……那个面纱女子必定是苏倾胭无疑!

卫阎冥袖袍之中的手紧握成拳,极力控制自己心中激动复杂的情绪,出声命令道:“查,就算是把京城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女人给我挖出来。”

“可是……”穆怀的眼中露出为难的神色:“主子,丞相还在等您过去呢!”

“你查你的,我自个儿去丞相府。”卫阎冥嗤哼一声,脚步稳健的从酒楼离去。

穆怀望着卫阎冥离去的方向,暗自叹息:苏要的,不过是主子许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

终究,主子已不是那个痴傻之人,亦不会遵守当初口口声声道的,我之余生,只有倾胭!容不下别的。

苏倾胭在的时候他不待见她,走了,又这般执念!

何必呢!

——

‘挽襄园’

“郡主,这是厨房准备的汤,特意送来给您补身子的。”丫鬟将汤钵放于紫檀木圆桌上,拿了白玉的碗给盛了一碗递到妙允苧的面前。

妙允苧见碗中之汤浓稠如玉,颇有些食欲,便接了过去,拿了汤匙舀了一勺放于口中,倒是喜爱,随问道:“这是何物,味美香甜,未曾尝过!”

“蛇羹!”丫鬟如实回禀。

‘哐当’

妙允苧手一颤,白玉碗落到桌面上,里面浓厚的汤汁尽数洒落,她豁然起身,厉声质问:“你刚才说这是何物?”

小丫头吓得‘噗通’跪倒在地上,慌忙道出实情:“今儿个,王爷房中那苏姑娘捉了一条蛇,嚷嚷着要喝蛇羹,并特意给您盛了一盅过来。”

妙允苧脸色煞白,浑身止不住颤抖,她弄去要她性命的玩意儿,竟然被做成了汤给她送来。

好你个苏倾胭,本郡主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倒不知天高地厚!

“那我便去好好感谢她一番!”妙允苧从咬牙启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愤怒拂袖走出挽襄园,径直前去找苏倾胭。

妙允苧带着几个厉茬嬷嬷前往楚淩翌居住的院落,刚一进去,便看见那小竹叶后闪着个人影。

她顿生疑惑,伸手拎着裙摆,放轻步伐走去,只见‘苏倾胭’与一男子相拥缠绵,衣衫半解,看得人面红耳赤。

妙允苧再嚣张跋扈,也是个未经人事的闺中女子,哪里见过这般活色生香的画面,一时间脸红到了脖子根上。

她正愁没机会除掉这贱人。

没曾想,她竟然不知死活,勾搭别的男子。

送上门的机会,她若不把她铲除了,当真可惜。

妙允苧打定了主意,大着胆子走过去,厉声斥责道:“你这对狗男女,让本郡主抓着现行了吧!”

突兀的声音吓得男子仓皇逃离,一转眼的功夫便不见了人影。

就连‘苏倾胭’也跑没了影!

“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追?”妙允苧焦急的出声命令道。

“是。”

几个嬷嬷拼了老命前去寻人,妙允苧也不闲着,紧随其后。

妙允苧跟着便跑出了楚淩王府,追赶了几条街,眼看着‘苏倾胭’跑进一家生意不错的酒楼。她也未曾多想,跟着便进了去。

一进去,她便傻了眼!

里面的女子穿着暴露,巧笑嫣兮的讨好着形形色色的男子,行为之举骇浪!

这里是——花楼!

当妙允苧察觉不对之时,几个喝得醉醺醺的男子靠近她,好一番调戏。

“这女的长得这般标志,是新人吧!”

“哟,真是水灵,来,给爷香一个!”穿着一身蓝色锦袍的男人撅着个嘴唇就朝她的小脸亲过去。

妙允苧大惊,扬起手就吵那男子的脸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放肆,我乃安和郡主,楚淩王未来的王妃!”

——

一夜之间,身份高贵的安和郡主去花楼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乃至朝堂之上。

皇上听闻,大怒,不问缘由,一道圣旨便削了她安和郡主的名头,贬为庶人,发配通州云逸庵!

皇家容不得这般污点斑驳的女子,楚淩王不会要一个名声狼藉,声誉受损的女子做自己的王妃。

但,经此事,为楚淩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笑柄!

这日下朝归府,楚淩翌携带一身怒火直蹦后院,只见那罪魁祸首坐在葡萄架子下荡秋千,好不自在。

楚淩翌走至她身旁,伸出右手,虎口掐在她细嫩白皙的脖颈上,用力将她从秋千上提起来,鹰眸冷冽的瞪着她:“谁给你的胆子,谁让你动的妙允苧的!”

“咳咳……”

苏倾胭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掐断了脖子,难受的咳嗽出声,面颊因为缺氧变得通红,纤细的双手用力拍着楚淩翌的肩膀:“放,放手!”

听到她痛苦的声音,楚淩翌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你平日里胡作非为,不拘礼节,处处顶撞于我,本王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日,你竟敢对安和郡主下手,我留你不得!”

苏倾胭用力挣脱开他扼住自己脖颈的手,娇小瘦弱的身子连连后退几步,稍稍缓解痛苦之后,扬起脸,目光倔强的瞪着楚淩翌:“敢问王爷,那日她妙允苧差点将我打死,你可曾责罚过她半分?她喂我断肠散,若非我命大,岂能活命?昨日的五步蛇,若非我天生不惧,是否已命丧黄泉?


“本王说了,自会给你一个交代!”楚淩翌眼眸冰冷的望着她:“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他万般没有料到,他还未来得及出手,这女人就已经毁了妙允苧。

她可知,稍有差池,她这条小命就没了?

如此凌锐的性子,迟早闯祸!

“小女子贱命一条,确实比不上她安和郡主身份高贵,但是,谁若欺我一分,我便三分奉还!她几次三番要我性命,我没有杀她,已经够仁慈了!”

“啪!”

她话音刚落,楚淩翌气急,扬起右手就要朝她的脸上落下。

苏倾胭黑亮有神的眼睛倔强的望着高高在上的楚淩翌,心,一点,一点的冷到了骨子里。

她的眼神,深深地刺入楚淩翌的心,有那么一瞬,他只想将她拥入怀中。

理智,制止了他愚蠢的想法,他高大挺拔的身子站立在原地,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出声命令道:“来人,带她去寒枫院去,没有我允许,不许她踏出院子半步!”

“是。”管家领命走至苏倾胭的面前:“苏姑娘,请吧!”

苏倾胭心情低落的跟着管家离开。

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楚淩翌一眼,只是和楚淩翌擦肩而过之后,她的嘴角偷偷地噙着一抹奸计得逞的浅笑。

她那冷漠的眼神让楚淩翌心里揪了一下,暗暗骂道:没良心的小白眼狼,他不都为了她好吗?

待到他们离开,夜辰走过来,暗暗叹息:“王爷,你若真生气,就不会为她善后了?”

楚淩翌冷哼一声,鹰眸中的眸光沉了沉:“就她这性子,再折腾,皇上不拿她开刀,卫阎冥都要上门抓人了!让她好好反省反省吧!”

“是。”夜辰点头应道,心里颇为担忧,只怕是,以苏姑娘的性子,区区一个‘寒枫院’圈不住她。

“对了!”楚淩翌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夜辰:“九皇子最近有何动作?”

“据探子来报,九皇子近日频繁出入丞相府!”夜辰如实禀告。

“皇上身体抱恙,太子和卫阎冥明枪暗战日渐明显,皇上却迟迟不下旨,怕是还没有想到立谁当储君!”此事牵扯复杂,稍有偏颇,便会惹祸上身。

“不是太子殿下?”夜辰困惑的望着楚淩翌,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楚淩翌迈开脚步朝书房走去:“太子心急浮躁,九皇子沉稳更似皇上。”

立谁为下一任君王,怕是没那么容易抉择!

“染玉还没有来信?”

“还没。”

“他若再不来信,本王就亲自去请他罢!”楚淩翌扔下一句话,径直走进书房。

——

苏倾胭被安置在‘寒枫院’,说白了就是一处荒废的院子,杂草丛生,也没有下人打扫。

她难得有闲情自己收拾起来,又问管家要了把锄头,花了几日时光,将院子里的杂草除去,种上了应季的蔬菜瓜果。

楚淩翌听闻之后,特意绕着路,偷偷往院子里瞧了一眼,见她蹲在院子里种花花草草,倍感欣慰,觉得她还有救,心情不错的走了。

殊不知,当天下午,苏倾胭扛着小锄头就在院子墙角凿了一个洞,换上自己缝制的男装偷偷溜了出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北极光资讯网--最有料资讯平台 » 朋友夫妇换交换完整版小说 喜欢让人㖭我下面给你吃

赞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