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乱人伦小说,大炕上农村岳让我弄她

下午连续两节数学课,童冉冉瞥了眼黑板上的习题与知识点,再次心安理得地睡了一下午。

铃铃铃,下午放学铃响起。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看着原本趴在桌上睡觉的一大片突然精神利索起来,叹了口气,拿起课本走出教室。

“冉冉,我们等会去吃冰吧。”

滴滴。

童冉冉打开手机一看,来自某精分男——早点回家,爷爷奶奶来了,我晚上到。

“唉。”童冉冉心里叹口气,“早桐,我今天有事。”

“好吧。”

童冉冉一路乖巧地回到温庭雅苑。

“爷爷奶奶,你们来啦。”

童冉冉语气充满惊喜,眼神真挚地看着面前的老人。

“你奶奶早念叨着来看看你,我被她缠得没办法,就来了。”

阎爷爷眼睛黏在童冉冉身上,一本正经地说道。

阎奶奶不戳穿某个老头子的话,她就静静地听着。

“爷爷奶奶,你们快进来。”

阎爷爷一进来就眼神锐利地打量着房子,似是不经意地问道:“冉冉啊,你和隽儿分别住哪里啊。”

童冉冉脑子快速转动,脸上的热情更甚,“我和隽哥住在拐角那个房间呀,爷爷,你忘记啦,我和隽哥是夫妻,怎么可能分房睡呢!”

“哈哈哈,你看爷爷这个记性,老啦,老啦。”

阎老爷子笑得开怀。

“爷爷怎么会老,爷爷说好要一直陪着冉冉的。”

童冉冉心里升起一股酸涩,她知道,这是原主的情感。

“对,一直陪着冉冉。”阎老爷子声音略低,话音一转,“这里有几个房间啊?”

“两个。”童冉冉心里打着鼓。

“那刚好,我和你奶奶就在你这住几晚。”

阎爷爷说完就站起身,煞有其事地开始参观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布置虽然简单一点,但是爷爷还是能勉强接受的。”

阎爷爷装作不知道是孙子的房间,嫌弃地开口。

“可是爷爷奶奶什么生活用品都没带,要不下次——”

“等会家里司机就会送过来的,爷爷又不是老糊涂了。”

阎老爷子一句话把童冉冉逼得无话可说。

童冉冉标准笑容,“爷爷奶奶开心就好。”

趁两位老人进阎隽房间休息的空隙,童冉冉快速拿起手机——爷爷奶奶要住下来!

不一会,信息回复——嗯。

童冉冉:“……”忍耐。

是夜。

阎隽一打开门,就听到里边传来一阵娇软的笑声。

今天工作的疲惫似乎突然少了不少。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隽儿回来了,吃饭了吗?”阎奶奶关心地问道。

“我没关系,你们吃过了吗?”

阎隽话落,童冉冉的笑声微微沉下。

“冉冉亲手下厨,我们吃得很开心。”

阎爷爷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阎隽瞥了眼餐桌上留下来的几片菜叶,对上某个眼神飘忽不定的女人。

“冉冉没有留菜给我吗?”

童冉冉无辜地眨眨眼,“我以为你在外边先吃了。”

“你以前向来不回家吃,怪不得冉冉没留你的。”

 文学

阎爷爷扫了眼孙子。

童冉冉没有为阎隽说话,缩在沙发上眼睛看着电视,好像被情节吸引了一般。

阎隽不怒反笑:“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早点回家,吃上冉冉亲手做的饭菜。”

专注看电视的童冉冉肩膀抖了抖。

“这就对了,隽儿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对冉冉好,我就不认你这个孙子!”

阎爷爷突然严肃。

“我怎么会不对冉冉好呢,冉冉你说。”

阎隽一改往常的高冷,突然坐在童冉冉身边,一只手熟练地搭在童冉冉背后的沙发上,童冉冉整个人像是被阎隽抱拢着。

“隽哥,对我很好的。”

童冉冉笑得灿烂,一双眼眸含羞带怯地看着阎隽。

阎隽眼神暗光一闪而过,直接把手搭在童冉冉肩上。

童冉冉的笑意一顿,凑到阎隽的耳边,细微地开口:“你过了啊。”

阎隽仿佛很是愉悦,眉眼沾着笑意,小声耳语:“这就过了?阎太太。”

童冉冉水灵明亮的眼睛朝阎隽眨了眨,乖巧地点点头。

“那隽哥你回公司吧,工作要紧。”童冉冉语气中流露着浓烈的不舍。

阎隽眯眯眼,玩这个?

“这个点了,还回公司干什么,媳妇重要还是公司重要。”

阎老爷子不满地看着孙子。

阎隽带着歉意,“阎一发了好几个信息说非去不可。”

“我记得,明天是周六,我带冉冉去玩,当做赔礼道歉了?”

阎隽转过头很是抱歉的看着童冉冉,一副好男人的做派。

童冉冉懂事地点点头,“你快去工作吧,工作要紧,我没关系的。”

阎隽欺上身,在童冉冉额头蜻蜓点水一般掠过,耳语:“明天见,阎太太。”

童冉冉面不改色,害羞应道:“明天见。”

阎隽回到公司,寂静一片,脑海里弹出那个巧笑嫣然面不改色撒谎的女人。

“嗤。”一道嘲讽发出。

拿出手机,发条短信——“阎一,回来加班。”

刚吃完饭准备洗澡的阎一看着手机神情出现裂痕。

第二天,阳光明媚。

一阵白光射入童冉冉的眼眸,童冉冉皱眉,把整个身子藏到被子里。

忽然,床的一边塌下去,睡梦中的童冉冉感觉身体一凉,被子似乎被什么拉扯着。

几经纠缠后,童冉冉恼了,使劲一拽。

对面的力道突然消失,童冉冉连人带被地撞到一个肉墙。

“卧槽,好疼,鬼打墙了。”

童冉冉依然没有睁眼,只是轻轻揉着自己的额头,低喃。

阎隽本来稍好的心情在听到鬼打墙三个字,气场突然冷却。

“童冉冉,起床。”

睡梦中的童冉冉一愣,我做噩梦了?

阎隽看着翻了个身继续睡的女人,身上的冷气更甚。

“不起床就一起睡。”

说完,阎隽直接把童冉冉抱着的被子扯过,心安理得地闭上眼。

童冉冉倏地一下睁开眼,摸了摸心脏,“妈的,这梦真真实,吓死我了。”

童冉冉扯了扯被角,然后后知后觉地扭过头,看了看闭眼的男人。

摇了摇头,重新闭眼又睁开,反复几次后——

“啊,阎隽,你个臭流氓。”

童冉冉抢过被子,一脚利索地踹过去,尖叫道。

没有防备被童冉冉揣在地上的阎隽,沉默不语,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童冉冉。

童冉冉收回了尖叫,咽了口水,看了看被自己踹在地上的大佬。

后知后觉地小声开口,“如果我说我刚才在做梦,你信吗?”

阎隽没有回应,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女人。

眼里的厌恶尽漏无遗,“童冉冉,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童冉冉畏缩的表情一僵,眼里流光涌动,呵。

一道低笑从童冉冉喉咙发出。

“阎隽,你这样很没意思。”

童冉冉的声音冷淡又带着嘲讽。

“不装了么。”

阎隽眼神毫无波澜,似乎早就料到了。

“装不下去了。”

童冉冉耸耸肩,表示无奈。

“所以呢?”

“所以——”

童冉冉抬头直视阎隽,“我们拟个和平协议吧。”

童冉冉看阎隽没有拒绝,继续说道:“我们人前恩爱,人后自由。”

“我会把爷爷治好,但是你得支付我一切生活开销。

就当是一桩买卖,等以后时机成熟,我自会离开,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阎隽修长的手指微微收缩,半晌,冷笑道,“童冉冉,你真廉价。”

童冉冉不想和精分男口舌之争,“你就说行不行,难不成你还真想我当你老婆?爱上我了?”

阎隽骤然抬头,黑白的眼睛仿佛蕴满了风暴。

童冉冉微微后退,做好防备状态。

直觉告诉自己,这男人动了杀意。

房间一瞬间变得寂静。

“行。”

阎隽恢复了平常,语调清冷。

“收拾好,跟我出去一趟。”

之后,阎隽一个眼神都没有看童冉冉,走出童冉冉的房间。

如果童冉冉有留意,会发现阎隽平常浅浅的筋脉刚刚却异常凸起,像是在极力压制些什么。

阎隽走后,童冉冉并没有开心多少。

嘶——魂穿当天的心脏绞痛再次升起,童冉冉按住胸口,双颊冷汗直流。

半晌。

已经恢复自然,穿戴完好的童冉冉摸了摸刺痛的位置,低喃:“你不是我,我不喜欢他。”

童冉冉走出房门,恰好碰到出去晨跑回来的阎老夫妇。

“冉冉醒啦,隽儿在楼下等着你了,你们小两口快去外边玩玩。阎爷爷显然很满意自己孙子今天的行为。”

童冉冉想起刚刚男人刺骨寒冷的神情,依旧露出得体的笑容,“那我下去啦。”

“诶,晚点回来没关系的。”

阎爷爷似乎觉得不够,又添了一句,“不回来也行!”

童冉冉有些害羞地点点头,然后娇羞得出门。

一出温庭雅苑的门口,黑色林肯果然在那停着。

童冉冉思虑片刻,往后座走去。

没等童冉冉打开后座门,副驾驶的门就开了。

童冉冉心里惊讶,脸上平静地朝副驾驶座走去。

“童冉冉,你坐后面是想告诉所有人你我不和吗?”

阎隽的讽刺在童冉冉听来很是刺耳。

心脏的那抹痛感似乎隐隐有重现的迹象。

童冉冉不语,轻轻揉了揉胸口,“我们去哪?”

阎隽把童冉冉的动作收入眼中,“怎么,良心痛?”

童冉冉微笑,“要疼也是隽爷您疼吧。”

阎隽收回眼神,有些烦躁,“去买戒指。”

戒指?童冉冉看了看自己的无名指,了然。

没有带戒指,就算人前多么恩爱也没人信。

童冉冉想到以往男人对原主的冷漠,想到那股痛感。

笑意里不掩嘲讽:“怪不得爷爷奶奶要来这里住,嘴上说着要恩爱,隽爷你以前做法还真是不地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北极光资讯网--最有料资讯平台 » 中篇乱人伦小说,大炕上农村岳让我弄她

赞 ()

评论